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六)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六)

浏览次数:1882 加入时间:2011/7/8 9:50:25



十、你们不应该为我受影响
  1972年初,张腊狗和陆宗伟结婚了。一天,在上海的淮海路上张腊狗遇到科技大学一个老师,问刘达怎么样了,那个老师说刘达仍被专政。于是张腊狗在马路上给刘达写了个条子请那个老师捎给刘达。
  刘达很快就给张腊狗写了封信:张腊狗同志,现在林彪集团已经被粉碎了,我仍然被专政,他们不说我有什么问题,也不说我没有什么问题,我认为我的问题应该解决了。
  张腊狗就把这封信寄给了华罗庚。林彪在台上的时候,把王震调到江西的抚州。林彪垮台了,王震回来没地方住。华罗庚跟王震也是非常好的朋友,华罗庚就把自己的二层楼的一半让给了王震。张腊狗把这封信寄给华罗庚,华罗庚又把这封信转给了王震。王震接到这封信不久就到科大去了,住在合肥的稻香村饭店,派他的秘书到科大把刘达接过来,结果军宣队没有同意,说刘达是顽固不化的走资派,不能见。秘书说:“王震要见。”军宣队说:“王震也不行!”王震就打了个电话给宋佩璋(当年安徽省革委会主任,曾是王震的部下):“小宋,刘达是原科技大学的好干部,怎么现在还没解放?”宋佩璋说:“现在是晚上,我在开会,明天早上我去看您。”
  于是,19723月科技大学召开了全校大会。
  军宣队说:“把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刘达押上来!”
  宋佩璋说:“给刘达同志一张凳子吧。”
  有人给刘达一个凳子坐在那儿,没有叫他坐飞机。
  军宣队的人介绍了宋佩璋,然后说:“现在由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刘达做检查。”
  宋佩璋等刘达检查完说:“刘达的检讨很深刻,现在我宣布刘达同志解放了!恢复刘达在科技大学党委书记职务!”
  整个会场沉默了三分钟,然后热烈鼓掌。
  刘达被解放了!他第一件事就是给张腊狗写信,把获得解放的情况第一批通知他。
  刘达几年跟家人隔离的生活结束了!他可以回家看看久别的亲人了!
  刘达第一站来到江西弋阳县,那是内弟黄天纵下放的地方。见到黄天纵,刘达说:“文化大革命,你们都受了我的牵连,我‘解放’后第一件事,就是到所有有亲人的地方,为你们‘平反’,你们不应该为我受影响。”
  刘达在弋阳县住了半个多月,心情非常愉悦。他经常给黄天纵讲“文革”中的笑话,却不讲他受到的非人待遇。一次,他跟黄天纵出去散步,看到社员用水泥浇筑谷场,看了一会,对他们说:“你们拌水泥的方法不对,应该先把沙和水泥拌,拌均匀后再加上石子,加水。”说着就动手干了起来。在回家的路上,刘达对黄天纵说:“你就没看出他们拌法不对吗?他们不会,你应该教他们。要你们下来接受再教育,也是要你们把科学技术带下来。”
  弋阳县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刘达很喜欢这里,他对黄天纵说:“这里太好了,山清水秀,红石盖的房子,好看,结实,住着冬暖夏凉,社员也好,诚实,善良。我退休了,就住到这里来,盖上一幢小红石房子,种种菜,看看书,也很不错的。”可是,打倒“四人帮”以后,他到了清华大学,再也没有来过弋阳。
  刘达恢复工作以后,没有对反对他的人进行报复,而是想尽办法解救落难的同志。
  刘达获得解放后,回了一趟哈尔滨。他惦记着曾经跟他一起工作过的老战友老同志。钟子云还没有解放,刘德本、邹宝骧、滕顺卿、郁晓民在“文革”中都受到严重迫害,有的同志已被迫害致死。
  在哈尔滨他约骆承庠见面。见面后两人谈话很简单,但是都很激动。
  刘达说:“你挨整了吧?”
  骆承庠说:“听说你沾包了?”
  刘达说:“那没有啥,没有啥!”
  骆承庠受他心胸开阔、无所畏惧的精神感动,顿觉解放了思想说:“那我也没啥!”
  刘达能看出骆承庠情绪低落,开导他再接再厉,努力工作。回北京后,刘达经常推荐骆承庠到外地去工作,慢慢地帮助骆承庠恢复了信心和活力,使之能顺利地开展科研和培养研究生。
  刘达回来的消息在学校传开了。当年毛主席有一句:“农业大学建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农学院应该都下乡。”所以农学院就搬到农场。大家把刘达安排在农场招待所的一间屋子里,这个屋子一下子就坐满了人,屋里坐不下,有的人就在外面的走廊站着挤着,看不到刘达,就听刘达讲话。
  刘达回科技大学后接到魏明的电话,说他在合肥。刘达说我马上到你住的地方去。魏明在50年代初调到北京搞教育工作,一直没有跟刘达联系上,直到1965年的一个星期日,
  在北京矿业学院钟子云家,遇到了刘达,两个人才又联系上了。“文革”一开始,两人都被打成走资派,失去了行动自由,又无法见面。今天一见面,两人都特别兴奋,魏明向刘达汇报了“文革”中的情况:“北京矿大院长吴子牧和钢铁学院院长高云生两位同志都受迫害已去世。”刘达说:“这些都是好同志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党能汲取这个深刻的教训就好了!”
  科大搬到安徽后,江其雄先被下放到农场劳动,后开始去辽宁省招收工农兵学员。科大留守处的一个负责人,因身体不好不能工作,科大就让江其雄接替这个人的工作,留在北京处理科大遗留下来的问题。刘达很关心江其雄在留守处的政策落实情况。他听说李侠被捕入狱,马上组织人进行调查,原来李侠“文革”前跟干部处的处长杨秀清聊天时说,江青曾回山东给她老爸扫墓。“文革”开始,杨秀清就揭发李侠攻击江青,于是李侠被打成反革命,送进北京市秦城监狱。
  刘达了解情况后让江其雄安排去看望李侠。江其雄就安排留守处的一台旧汽车,拉着刘达去了秦城监狱。到监狱门口,江其雄说要看李侠同志。
  看守的人问:“你们是他们什么人?”
  江其雄主动介绍:“我是科技大学留守处的人,想问问她的情况。”
  看守的人问:“那个人是谁?”
  江其雄说:“这是我们单位的一个传达。”
  江其雄不敢说他是党委书记,说了怕惹出没必要的麻烦。
  刘达主动问:“李侠同志身体不好,能不能保外就医啊?”
  看守的人说:“这件事儿我们决定不了,你们自己考虑去。”
  回来以后,刘达就主动办这件事儿,亲自给吴德(当时北京市委书记,过去在晋察冀跟刘达一起工作过)和刘华清(任国防科委副主任、海军副参谋长、中国科学院党的核心领导小组成员)写信,让江其雄送去。10天左右,监狱通知把李侠领走。刘达安排江其雄去接,李侠从监狱出来以后连马路都不敢过,消瘦得不成样子,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江其雄把李侠送到她丈夫那里。那以后,刘达经常向江其雄问起李侠,并让他给予李侠一些帮助。


·上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五)
·下篇文章:健康饮食的20个“金标准”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