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四)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四)

浏览次数:1162 加入时间:2011/6/9 16:29:33



八、真理是在斗争中前进的
  一天晚上,张腊狗接到黑龙江省地质学院打来的电话:“昨天晚上9点多,刘达的儿子刘晋,在学校围墙下小便,被对面一派组织乱枪打死,我通知你让他家来人办理这件事情。”
  张腊狗当即把这件事情告诉刘达,刘达非常伤心说:“我和汪琼有三个儿子,国力还小,刘晋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而且是个预备党员。他没有参加任何组织,被莫名其妙给打死了,这让我十分悲痛。”刘达当天向军宣队请假,回家商量怎样处理这件事儿。
  刘达请假回家后,张腊狗领回了助学金,到小卖部买了三毛钱的猪头肉和两毛钱的熏干。张腊狗在学校拿助学金是最高的,155元饭费,3元零用。张腊狗是农村孩子,家里穷,个子大,吃不饱,所以每次领回助学金都到小卖部买三毛钱的猪头肉或两毛钱的熏干吃。刘达再次被打倒,加上昨晚又听到刘达的儿子刘晋被乱枪打死,他心情不好就去买肉吃。有人看见张腊狗买了猪头肉一边走一边吃,马上给他写了一张大字报——腊狗买腊肉。意思就是中央领导表态了,刘达被打成死老虎了,张腊狗还不服气,去买腊肉,想吃饱了去保一只死老虎。
  等张腊狗回到学校的时候,“干联站”的办公室被抄了,门上贴了一张小字报——中央首长谈刘达。 张腊狗看见小字报后非常气愤地来到宿舍,走到宿舍前,看见第五层楼上挂着造反派用自己的床单拼写的大字报——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强劲东风吹进了科大。
  就在这天晚上12点左右,整个科技大学喇叭响了:“无产阶级革命派胜利了!”于是科技大学部分人组织游行。不一会儿又开始广播:“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刘达逃回自己的家里,无产阶级革命派到他家里去抓他回学校接受组织批判。”
  原来刘达正在家里商量如何处理刘晋的后事,科技大学的造反派来让刘达回去接受批判,刘达说:“我请假了,今天我家里有事情,我最喜欢的儿子被乱枪打死了。我的情绪极为不好,我的精神十分沮丧,我要在家里商量一下他的后事。”
  造反派说:“不行!必须现在就回学校接受群众的批判!”
  刘达说:“我不去!”
  两个造反派就把刘达从床上拖下来,刘达从床上掉下来的时候,蹬了一下腿,所以造反派回到学校后在大字报和广播中说:“我们叫刘达回来,刘达在床上耍无赖,两条腿对着天乱蹬。”那天批判会一直开到凌晨两三点,刘达被游街,作飞机式在操场上一圈一圈跑,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刘达再次成为专政的重点对象,被关在科技大学主楼去物理楼的过道边上,大概有十五平方米的地方。
  第二天,刘达对张腊狗讲:“张腊狗,这个房子的温度是零下14度,我的毛巾五分钟就结了冰。”
  张腊狗转身就到锅炉房给刘达找炉子和引柴。张腊狗到处找炉子找不到,后来被人汇报到了军宣队。
  军宣队副政委宋协兹把张腊狗叫去批评:“你应该回626系搞文化大革命,你为什么给刘达找炉子?我们工宣队很冷,你怎么不给我找炉子?你什么阶级感情?”
  张腊狗说:“谁是科大的主人?我们学生是主人!你们到这儿是领导我们主人的,你们有人给你们找炉子,而刘达被关在那儿,没有人给找炉子!”
  坐在一旁的延安公社负责人黄英达没有吱声。
  黄英达(科大61级学生)当时是坚决打倒刘达的,“文革”后黄英达入党的时候遇到了困难,大家都说他是反对刘达的,刘达就把黄英达所在系的支部负责人找去说,我认为黄英达这个人思维清楚,反我的时候是根据思维反的,在批判邓小平的时候,黄英达在校革委会上是不批的。他基本符合入党条件,应该培养,考虑吸收。“文革”后期,黄英达调到国家科委,在他要提政策局局长的时候,当时的党组来征求原来单位的看法,听取刘达的意见。刘达说,“文革”期间,这个同学闹得很凶,确实反对过我,但是这个同志人品、才干还是不错的。
  “文革”初期,因为刘达是党委书记,所以矛头都指向他,认为他是个坏干部,是彭真的人。可是学生们搞着搞着,没几个月就感觉不对了。当时毛主席不是要求教育改革吗,刘达完全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的,怎么是坏干部呢?所以刘达情况跟别人不一样,大部分学生、老师都认为他是好的,他不仅介绍华罗庚入党,还对一些遭遇重大挫折的知识分子给予保护。学校的几个院士都是科学院不要的,冯立志应当去下放劳动的,邓力成是反革命,但是刘达看他们有真才实学,就把他们留在科大。就这样,刘达为科技大学吸纳了一大批有真才实学、政治上不被重视的人才。
  刘达不仅保护老师还保护一批有才华的学生。科大有一个学生叫江建铭,曾就反修斗争和国内的革命与建设等一系列的理论问题写了一篇6万余字的长文,阐明自己的理论见解,并先后给毛主席写了六封总计3万余字的信,这就是文化大革命初期曾一度轰动科大校园的“十万言上书”案。
  中共中央办公厅看了“十万言书”后,将江建铭的书函材料退至北京市委大学部,大学部又将材料退到科大党委。有人提议要定江建铭定为“反动学生”, 刘达不同意,他认为如果把江建铭定为反动学生,即使不被送去劳动教养也得延缓分配,就把这事压了下来。
  江建铭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工作。他刚工作三个月时,突然被宣布调回科大“学习”,还没收了工作证,对他进行“隔离审查”。
  政工人员要江建铭写检查时,他说自己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他们告诉他是上“十万言书”有错误。这样一来一往,系里的干部认为他不“认罪”,就把他的事报到党委。刘达亲自找江建铭谈话。
  江建铭问:“事发1964年春,为什么1965年秋才定我为‘反动学生’?”
  刘达说:“因为科大有一位老师写信到力学所告你的状,我们不得不接你回校。”
  刘达对江建铭敏捷的思维和善辩的能力十分欣赏,决定将他写给毛主席的六封信打印出来,让马列主义教研室的老师们研究如何对他进行批判。刘达说:“江建铭是一个大理论家、大文学家,你们敢与他辩论吗?”
  也许出于感恩,刘达被打倒时,江建铭写了他人生唯一的一张大字报——真理是在斗争中前进的,认为炮轰党委和刘书记是错误的。大概两小时后,马列主义教研室的老师们便写出很多大字报对江建铭进行批判,炮轰刘达包庇 “反动学生”。
  为了帮助江建铭,刘达顶住极“左”的压力,没有把他定为“反动学生”送去劳动教养,解放后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江建铭恢复工作。并三次给时任中国科技大学党委书记的杨海波写信,明确表示“当时党委并不认为江建铭是反动学生”。
  197812月,江建铭无意中从报纸得知刘达就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消息,感怀他曾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多年,十年动乱期间受到错误的批判。遂调寄“卜算子”,以示祝贺。
  卜算子•贺刘达同志就任清华大学校长
  依别十三年,长夜安何度?曾是怜君又贺君,襟泪潮如注。
  些事抑心涛,举笔同悲怒。若得京州可探春,再拜清华路。
  注:十三年:余自196658日之后,就没单独会见过刘先生,至成词之日,约“十三年”矣。


·上篇文章:基本政策原则
·下篇文章:离退休处组织部分离退休人员参观萧红纪念馆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