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二)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十二)

浏览次数:4771 加入时间:2011/5/11 9:08:17



六、刘达是好干部,是打不倒的
  “文革”中,凡关在“牛棚”的人都要挂着牌子排队去食堂吃饭。刘达胸前是一块“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背后是一块“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两块牌子的两根铁丝,交叉在刘达的脖子上。有一次走向食堂的途中保刘达的和反刘达的都来抢刘达。在混乱中刘达奋力脱掉两块牌子,拼命向本来关押他的一派跑去。
  事后有人问他:“你怎么不往保你那边跑?”
  刘达说:“如果我不快点脱掉牌子,两派一拉,非把我拉死不可;如果我往保我那边跑,两派会打得更厉害。”
  那人问:“当时你怎么判断那么快?”
  刘达说:“一时急中生智,一切判断都发生在十几秒中,我也不知道怎么跑得那么快,大概是一种求生的**和对两派打斗的忧心在潜意识中起作用吧!”
  19674月,科技大学工作组重新把刘达问题提出来。这时,张腊狗从工厂劳动回来,决定成立一个组织,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干部路线联络站(简称干联站)”。
  科技大学有这样几个组织,一个叫“东方红公社”,一个叫“延安公社”,一个叫“红旗纵队”,这三个组织都是打倒刘达、打倒走资派的。而“干联站”公开称“刘达同志”,这四个字是王永民写的。这个组织成立起来,选张腊狗为负责人。还有两个负责人,一个叫董会双,一个叫赵婉如。很快这个组织就扩大到十几个人,这个组织以保护一大批干部和科学家为主,重点保护刘达。
  为了了解刘达,“干联站”组织外调,对刘达进行深入调查。东方红公社专案组组长羊国光也搞了一个外调,还经常跟“干联站”的同学交换材料。学生把干部分成四类:好的,比较好的,一般的,差的。刘达被认为是二类干部。科技大学大部分人都在喊打倒刘达,暗地里却都在保刘达。只有“干联站”公开称刘达同志,公开保刘达。
  科大的一些干部、老师暗地支持张腊狗保护刘达。其中校总务处的一位干部,给了他们最大的支持,给他们10张“公用月票”,这种月票10元一张。当时其他组织都是七八十人,甚至更多,干联站只有二十几个人,就给他们十张月票。而且,还给“干联站”主动提供糨糊、纸张办公用房等方便。“干联站”没钱就让他们赊账,没车就给他们派驾驶员专门为他们出车。
  陆宗伟,64级的上海姑娘,“干联站”的一名成员。刘达很喜欢这个思想进步、性格文静的女孩,于是他趁张腊狗不在的时候,就对她讲张腊狗如何如何好。慢慢地,这位上海姑娘与农民的儿子张腊狗建立了感情,后结为伉俪。
  刘达对张腊狗讲:“办好一个学校要有三个队伍,干部队伍、教师队伍、学生队伍,有了这三支队伍,学校才能办好。”
  运动中期,刘达成了“死老虎”,对他的专政一度放松,就经常在“干联站”与张腊狗聊天,一聊就一个下午或者是一天。学校给张腊狗的办公室是科技大学东大门的警卫室。
  刘达会包水饺,有一天,刘达教张腊狗他们包水饺。张腊狗是南方人,水饺熟不熟不知道,刘达就告诉他:“水饺漂起来的时候,用筷子一夹,饺子肚弹起来就熟了。”饺子没有吃完,就有人贴出大字报——刘达拉拢腐蚀学生。
  刘达每天早三点半起床,四点半从家出发走到科技大学,到学校正好八点;下午四点半从学校往家走,走到家是晚八点。刘达不敢坐公共汽车,怕汽车不准点,怕人家批判他时,他来不了。那段时间,刘达反复交代张腊狗:“如果我有一天死了,不管死在路上还是死在什么地方,肯定是他杀,不会是自杀。我相信党中央,相信毛主席会正确地对我做出结论。”
  为了调查刘达是好干部还是坏干部,陆宗伟和赵天真(科大64级学生)还去了一趟东北。她们没有想到,东北农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的老师学生都在斗他们现任的领导,都说刘达是好人。“干联站”的学生们通过几个月的时间进行外调,整理了一份七万余字的材料——《刘达同志综合材料》(至今在张腊狗那里保存)。张腊狗把这份材料拿给王震看,王震对张腊狗说:“我不会写字,要看字典才能读书,我说你写。你们没办法把资料送到周总理手上,我能送到。”王震让张腊狗在材料前面写上这样一段话:刘达同志是我党的好干部,我对刘达同志是了解的,刘达同志在晋察冀带领地方武装打仗是勇敢的,贯彻我党毛主席教育路线是坚决的,为人是正义的!
  因为刘达,张腊狗与王震接触过十余次。这时有人想见王震,就来找张腊狗,让刘达给写条。一天张腊狗去见王震,王震对张腊狗说:“刘达是左派,你们保他也是左派,刘达是好干部,是打不倒的!刘达打伪军是非常勇敢的!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跟我们这些大老粗相处得非常好,我向刘达同志学到很多优秀品质。”王震顿了顿说:“前两天来了两个学生说要打倒刘达,我把他们狠狠批评了一顿,我说:‘你们想管这个大学,你们还没有这个本事呢!’”
  不久王震也被打倒。刘达为此写信给周总理,他不谈自己的事,相信组织调查,说王震是好人。1967年末,毛泽东说了一句:“王大胡子是好同志。”
  王震才解放,刘祖平(科大62级学生,现为中国科大教授)为了刘达的事儿来到王震的家,王震对他说:“刘达是跟工农兵结合得最好的干部。我跟刘达相处得非常好,经常跟他住在一起。”刘祖平问王震:“刘达有什么错误?”王震义愤填膺地说:“在那个时候(反右倾的时候)要不为这些干部说话,那就不是共产党员了。大跃进时,胡吹的话都吹到中央的会议上了,让人听不下去。有一次开会,一个河南的书记说,现在的耕地如果都按他们这样种的话,只要有三分之一的土地就能养活全国人民,其他的土地都可以用来搞建设。后来,刘达听说了反驳说:‘如果全国都像他这样说下去的话,全国人得饿死三分之二!’这叫错误吗?这叫实话!”
  王震一直保刘达,科技大学给王震写信批判刘达,王震一律不接,他说:“你们认为刘达是走资派,我认为不是,我不接。”

·上篇文章:佟明耀教授喜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下篇文章:内向的老人写写行草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