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九)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九)

浏览次数:3291 加入时间:2011/4/6 9:20:30



三、大学生不能只学习毛主席语录
  刘达刚来科技大学的时候,经常找时间亲自去研究所调查访问。如原子能所、物理所、无线电电子所、地质物理所、生物物理所,一个所一个所去拜访。访问的科学家也很多,如钱三强、严济慈、华罗庚、钱学森、赵宗尧、施汝为、贝时璋、赵九璋、顾德欢等。这些科学家都是从国外回来的。
  工作一段时间后,刘达发现学校里的主要领导中党内人士比较少,就介绍华罗庚入党。那时候是校长负责制,他每次开完会以后,都把会议的主要精神跟严济慈他们说一说。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到严济慈、华罗庚的办公室去,听取他们的意见。每次座谈后,刘达都亲自对秘书江其雄整理的纪要进行认真修改,形成文件送交到各个研究所、科学院的领导和科技大学的各个科技部门,还提议邀请严济慈、华罗庚出任副校长。
  郁文在科技大学担任党委书记的时候,因为他主要工作在中国科学院,很少来科技大学,所以科大的干部们比较散漫,迟到早退是普遍现象。科技大学的办校方针是全院办学、所系结合。1958年成立后,对方针的执行、落实得不多,对学校的管理也不多。各所研究员来学校讲完课就走了。刘达来了以后,首先抓了方针落实和对学校的管理工作。他要求干部不能迟到早退,必须按章办事。经常组织会议,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对表现差的人毫不留情面。
  科大有一个老同志,是一个很有资格的教务处长,每次开会都迟到,他手上总是拿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瓶瓶罐罐。刘达每次开会都要厉声批评他:“你是来开会的,拿个竹篮子做什么?!”
  为了杜绝这种散漫现象,让科技大学走向正规,刘达亲自去第一线。过去科技大学几个系在一个食堂吃饭,不但拥挤还容易出现摩擦。刘达来了以后建议每个系都自己办食堂,让各系一定要把学生生活安排好,首先要吃好。他还到学校食堂养猪、种菜的场地去,跟师傅们聊,跟师傅们一起切磋如何能把菜炒得更好。而他却从不在食堂吃一顿饭。他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带一个饭盒,放到锅炉房,中午到那里去吃。有时候开会来不及就让秘书帮他把饭盒拿到办公室。他还经常到后勤班,哪怕工人下地沟,他也要去看看,有不妥的地方他都要亲自指挥。
  这样各部门干部向刘达汇报工作时,就会发生三种情况:一是对工作的情况掌握得不多,老也说不准;二是对情况的判断总是不全面;三是情况说得准,判断还正确,也能拿主意。结果第三种人被刘达当场表扬、重用,第一种人和第二种人就挨批评,不敢见刘达。有些干部挨他一次批评就很畏惧,两三次后就连路过他办公室时都害怕。
  在全国学习解放军的热潮中,北京市委党校举办了学习班,学习班结束后又组织高校学员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回来后分专题研究高等学校如何向解放军学习,如何学习毛主席语录。一天下午正在讨论的时候,刘达赶到学习班听大家发言。他听了一些人发言后站起来说:“不行,这样不行,大学生不能只学习毛主席语录!只学习‘老三篇’太简单了,应该学习毛主席著作,一定要学习精神实质,不能一边拉单杠,一边念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这样就会简单化,搞形式主义,不能要求句句话都对照起来用,学生学习毛主席语录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刘达说完,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当时这样想的人很多,却没有人敢这样说。
  刘达每天八点准时到校,在上班前学习一个小时左右的毛主席著作。
  1964年在北京市坐红旗轿车的人没有几个,都是国家领导人坐的。刘达感觉自己坐红旗轿车太扎眼,就去找科学院领导说:“我不要红旗了,这车子太费油,给我辆普通的车就行了。”于是“红旗”变成了“伏尔加”。 刘达平时不用车,他出去的时候,如到北京市政府赵凡(建国后,历任中共北京市委农村工作部部长、市委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副市长,农林部、农垦部副部长,中国农垦农工商联合企业总公司董事长)、刘仁(北京市委书记)那儿,一般都是把车放在市委大院不动,有事就坐赵凡的车,让司机在市政府等他,等他办完事回到市政府再坐自己的车回去。
  有一天,刘达在办公室里写报告,忽然有人告诉他说,宣雅静(时任科技大学无线电系党总支书记)全身出血,鼻子、眼睛、皮下、胃都出血。刘达立即用自己的车把宣雅静送到军区医院。苏联医生检查后说:“快点快点,她要不行了,快把她送到手术室!” 然后给宣雅静打了两针日本进口的药。刘达马上安排宣雅静(她爱人是部队干部)以军人家属的身份住院,并亲自去办住院手续。经过 12天的抢救,宣雅静被抢救过来了。后来医生告诉宣雅静,如果晚来半个小时就没命了。在宣雅静住院期间,刘达抽时间到医院来看望她好几次。刘达跟医生讲,一定要全力抢救。还给医院写信:你们要人我们出人,要血我们出血,请你们一定要全力抢救。
  刘达来科大之前,科大流传一句话:“穷清华,富北大,不要命的来科大。”清华校园很大,空旷得像农村一样;北大校门是宫殿式的,校内建筑比较豪华;科大在教学方针上采取了重、紧、深。重:科大的学生五年要学的课程比清华、北大六年的课程还多;紧:时间紧;深:学生们五年级就学到学科前沿,像两弹功勋钱学森、郭永怀亲自给学生上的课,在全国是独此一校,相当于现在的硕士、博士生层次的课。所以科大的师生把“星期天”叫做“星期七”,而且科大学生在高中时绝对是高才生,但到强手如林的科大,拼命尚能勉强应付,稍不努力就跟不上了,只有拼命了。所以在科大出现了“三多”,即开夜车的多、拿药罐子的多、戴眼镜的多。


·上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八)
·下篇文章:“个十百千万”养生法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