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八)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八)

浏览次数:1342 加入时间:2011/4/1 8:39:59



二、下乡蹲点清理地痞恶霸
  1964年暑假,毛远新在中南海住。毛泽东和他如同父子。75日毛泽东和毛远新谈话。毛泽东说:“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你们学院(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应该去农村搞‘四清’,去工厂搞‘五反’。阶级斗争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学毕业?反对注入式教学法,连资产阶级教育家在‘五四’时期早已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反?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
  当时,毛泽东随口而谈。事后,毛远新深知这一谈话的重要性,作了追记,写出《谈话纪要》。谈话内容迅速传到了高等教育部。高教部征得毛泽东的同意,印发了《毛主席与毛远新谈话纪要》。虽说是内部文件,却一下子便轰动了教育界。
  刘达对这次指示是非常重视的,他在党委会上传达、组织讨论,并在同学中进行动员。196411月,他亲自带领科大高年级学生、部分教师和干部参加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刘达任分团党委书记,兼任顺义县六个分团协作组长,并在沿河公社的北河大队(六百多户,十一个生产队)蹲点。
  刘达去沿河公社蹲点,他的家人很担心,因为他年过半百,身体已经开始衰弱。但是刘达没想停下来休息,他一心想的是国家的教育事业,一心想的是为国家做点什么。他到公社后没有私设食堂,没有住招待所,而是和教师一起住在老百姓家里,吃在老百姓家里,一天四毛钱一斤粮票。
  他到公社以后先访问社员,听取他们的意见。有人反映在官庄有个“土皇帝”,南河有个“土皇上”,都是当地的恶霸,刘达决定先调查,再为民除害。
  沿河公社官庄大队张耕田是一个党内走资派,1956年起当过高级社社长、党支部书记。从他当社长、书记以来的八年时间里,贪污盗窃、吃请受贿、勾结地富、侮辱妇女,无恶不作,群众骂他是“土皇帝”。尤其严重的是,他利用职权残酷打击、迫害了四名上控他罪行的贫下中农,以“企图推翻村政权”的罪名,将三人判三年管制,一个(此人是复原转业军人)判八年徒刑并送到北大荒改造。刘达带领分团的干部到村里,这个人的家人便来找刘达,说明了冤屈。刘达做了一个调查,调查结果情况属实,决定给这个退役军人平反。刘达先找到顺义县法院,法院对张耕田给予了袒护和包庇,于是刘达亲自起草了判决书,并在判决书中指责了顺义县法院过去的工作,顺义县法院因此不同意为四名贫下中农平反。刘达把这件事反映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高级人民法院重新调查,证明刘达的调查结果是正确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亲自到沿河公社向刘达承认法院工作中有错误。经顺义县法院重新审理,为四名贫下中农平反。平反后由北京市、顺义县公安局的人到黑龙江农场把那个退役军人接了回来,并决定将张耕田清洗出党,戴坏分子的帽子,交予群众斗争,为被迫害的贫下中农彻底平反。115日,官庄700多人集会斗争“土皇帝”张耕田时,顺义县法院副院长到会赔礼道歉。
  顺义公社北河村原来是日本特务组织先天道(后称大刀会)顺义、通县地区的一个中心,解放后一直没有认真进行过清查和取缔,一些罪大恶极的骨干逍遥法外。刘达到了这里以后,非常重视这项工作,积极性很高,决心很大,组织专门调查,查出有历史的反革命。在北河开了大会,整个公社逮捕了四人。
  南河大队绰号“土皇上”的黄岐山解放后十几年内,横行霸道,奸污妇女,霸占寡妇,强占大量自留地,不参加集体劳动,贫下中农对他深恶痛绝。生产队干部对黄岐山非常愤慨,有人还向顺义县法院控告,但沿河公社和顺义县法院、公安局,多年来均不处理。刘达经过调查坚决处理了黄岐山的问题。没收他霸占的自留地(约3亩左右),给他戴上坏分子的帽子,让群众监督他劳动。群众都说,刘达为南河大队除了一害。
  科学院给刘达配了一辆红旗轿车。刘达每次到顺义县沿河公社后就把车放在公社里,除回市委开会、回科技大学外,从来不坐车。每次到各公社去检查工作,他都跟大家一起骑着自行车去。有一次,刘达跟大家骑着自行车去村里,过一个沙坑时一下子摔倒了,跟他一起来的分团党委副书记何作涛赶紧下车把刘达扶起来说:“可别把老头给摔坏了。”刘达说:“没事儿,我还行。”
  在沿河公社吴庄有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突然发急症,刘达听说了,立即让司机开他的红旗轿车送孩子到顺义县儿童医院,因送得及时,孩子得救了。第二天,这个孩子的家长和村里的老百姓敲锣打鼓来到公社,给刘达送来一面镜子,上面写着:“感谢共产党给我孩子第二次生命。”
  “四清”的时候讲“清思想、清政治、清组织、清经济”,刘达在顺义县主要清理了一下经济,没有伤害一个村干部。
  一天,刘达跟大家去北河大队,在大队边上有一个臭池塘,他下去用手抓了一把淤泥,从兜里掏出一个白手绢把泥包好。何作涛问,这淤泥又黑又臭,你要干什么?刘达说,我回北京的时候拿回去,试验试验看里面有没有肥料。到了村里,看见老百姓在地里撒肥料,刘达走过去,在粉碎的粪便筒里抓了一把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说,这不行,你们这是白费工,告诉你们生产队长,这样施肥不行,不起作用,应该先让粪充分发酵,然后再施肥。
  北京一些很权威医院的老院长,如北京结核医院的院长、老专家范秉哲,友谊医院钟慧澜和一些大夫也到顺义县搞四清。刘达对分团的后勤部副主任张立秉说,要尽量从生活上照顾好这些老专家,刘达还担心学生夜里加班饿了没有吃的,让张立秉到北京组织进货,买了很多炒面给加夜班的学生吃。那时候学生都很年轻,群众的条件也不好,“派饭”根本就吃不饱。
  冬天,刘达一进学生宿舍就把手伸进炕上的褥子底下,看看学生住的暖和不暖和,问问吃的怎样,饿不饿;夏天,刘达告诉大家怎么防蚊子、防腹泻,叮嘱大家注意卫生、预防疟疾。
  “四清”的时候,有一个部队的同志喜欢练字。有一天,他正在练字,刘达来了,看了看说:“你写的好看,但是没有功力,我给你写。”大家看刘达写得好,都说:“给我写一幅,给我写一幅”。张立秉也要了一幅。刘达写给大家写的都是毛主席的诗词。结果文化大革命一来,这些字画成了罪证,说刘达包庇张立秉,重用反党分子。
  刘达一个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回北京结婚,他只回家待了半天,没有结婚礼物,没有家宴,有的只是简短的告诫。当孩子们看见自己的父亲穿着农民式的棉袄,腰里系着布带,完全是普通农民的装束时,十分不理解。刘达认真地说,这样才能更接近群众。

·上篇文章:春天锻炼六不宜
·下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九)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