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五)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五)

浏览次数:1202 加入时间:2011/2/28 10:08:51



五、不造假,简直使人活不下去
  刘成栋为了把林学院办得像个学校,经常说一些别人不敢说的大实话,而惹来不公正的批判。
  1958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欧阳钦打电话给刘成栋:“康生要到黑龙江大学、东北农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检查工作,你写一万张大字报欢迎康生莅临检查。”下午康生到林业大学的时候,刘成栋指着没有几张的大字报说:“上午省里让我写一万张大字报,我想有几张就给您看几张,这才是实事求是。”到了办公室,刘成栋拿出两支铅笔对康生说:“这支是中国制造的,这支是美国制造的,你用用哪个好?”旁边的人都说:“当然是咱们中国制造的好。”刘达说:“我认为美国制造的好。”
  刘成栋对中等专业学校“戴帽子”很不满意。他在省委教育会议哈尔滨市高等学校小组会议说:“我对戴帽子有点怀疑……戴上帽子是否就高了一些?我看不一定,名义上高了,实际上不一定高,如果真的戴上帽子就高了,咱们都弄个高高的杜勒斯的帽子戴上。当然不是说不可以戴帽子,但是否都戴帽子,要看看是否需要。”
  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要求在各项工作中都必须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但刘成栋发现有的工作中不分主次,他说:“我发现了一个理论,为了在主要工作上力争上游,必须在次要工作上安居中游,样样都好是不可能的。”
  大跃进时,哈尔滨市举办了一个建筑行业“三不用”的展览会,介绍对紧张的建筑材料水泥、木材、钢筋都不用的经验。刘成栋由于接二连三地建校,对建筑上的新事物很感兴趣。他去展览会看了之后说:“可以叫‘四不用’展览会。”人们好奇地问他:“还不用什么?”他说:“人不用。”意思是建筑物不坚固,人们怕危险,不敢用。对于“无人售货,自觉交钱”标榜大家都达到了“共产主义”思想境界的空话,刘成栋说:“‘无人售货’,还不是有那么多人站在旁边,还不是不放心。人的觉悟没有那么高,你要真的一天‘无人’,不丢光也差不多。”这时浮夸已经成风,有人对他说“母猪可以交叉配种,连续产仔”。他很生气地对那人说:“你这么大人了,连这个都不懂?!实在不懂,回去问问老婆。”
  全国都在喊“后来居上”的口号,动员广大群众树雄心立大志。刘成栋认为新事物能赶上旧事物,但北京大学、黑龙江大学都是新事物,黑大又是新办的,黑大赶不上北大。所以他在一次会议上说:“黑大是新办的学校,是赶不上北大的,怎能后来居上呢!”
  在政府决定收购学校一部分生猪时,刘成栋坚决反对,他指责收购人员说:“你们摧毁了农村的养猪业,现在又来摧毁机关学校的养猪业。”政府收购学校的粮食,他说:“这是一种自杀政策。”
  刘成栋从北京参观教育展览会回来,对1958年农业总产量产生怀疑,后来他又对师范学院三天两头报捷产生怀疑。因此他在黑龙江大学和林学院分别讲:“这次参观给我一个印象,不造假,简直使人活不下去。现在对谁都不能相信。”
  当辽宁省公布一个反党集团案件以后,刘成栋看到1958年后,在各种运动中被批判的人很多是批判错了的,便说:“现在什么都成反党集团了。”吉林省林业厅的一个犯了错误的干部被批判以后,他又说:“批判,批判,把能办事的人都批判了。”
  在反右倾之前,哈尔滨市开二届二次党代会,讨论报告的时候,刘成栋直接批评了这个总结。这些批评抄录如下:
  对工业增长方面的估计,应当分得细些,譬如新建的这是必然增长;原来计划中没有而在跃进中人民通过解放思想创造出来的。这样使人印象清楚。
  工业的突飞猛进,……“而且得到全面的发展”,这个提法与后面的“比例失调”不相呼应。
  文件上说去年生产蔬菜8亿斤,按150万人算,每人540斤,去掉它30%的水分(包括损失),每人一天还能有1斤菜吃,我们吃上了吗?很困难。数字值得考虑。
  商业中有没有物价增长,增加多少,比例多大?可以不向外讲,党内应当讲,肯定的粮食未涨价。
  妇女走上了社会不要写“人人心情喜悦,个个笑逐颜开”。她们刚从家里出来挣钱了?高兴了?现在又叫她们回去了,就不高兴了。还有什么“个个笑逐颜开”?
  文教事业,高等学校数量增长了四倍,学生增长了29%,这不适应,应从学生数字上去算、有些东西不能论个,譬如学校、工厂就不能论个。
  等级运动员我校是压出来的,我校没有体育滑冰健将,我怀疑。
  农业八字宪法在黑龙江省怎么搞“水”的问题,这恐怕还是个问题。我理解它不仅是灌的问题,而且还包括“排”的问题。科学研究机构五十三所包不包括“挂名无人”的,研究机关应有个标准,不要包括“有庙无神的”。
  我对饲料综合利用表示怀疑,都把增肉的东西弄走了,再喂猪,它也不知道用什么长肉。
  这个报告拿到人代会上去讲也可以!
  有些党委书记兼校长,有时党政不分,经常采取一个会(党群)解决问题,这样容易使得党的组织起不到保证作用。党员的带头作用也容易涣散。
  群众生活不好讲,不讲也罢。
  应当反映出党的会议的特点,“几天”,“几抓”,“几要”不一定合适,不要讲的太形象化了。
  在肯定成绩的前提下,讲几条“对”的也讲几条“错”的,上边知道也该要下边知道对与错。去年南岗区几位搞农业的干部说“过去是好干部的,现在是坏干部”(搞初社时),说的血淋淋的。深翻地我下乡和老百姓、生产队讲这些,他们很有意见。如一个生产队长很好,不执行上级政策被整,其实这个干部事实就是,因为秋季不收粮,叫深翻沙地二尺深,打井问题也应该讲,总结几条有好处。
  中央发现一个农村干部——耕作队长,上级让他密植,每亩地下种100斤,他提出不行,上级干部不同意,结果他煮了80斤,掺上20斤不熟的种上了,麦子长得很好,亩产500斤,别人产100多斤。干部还是整了他,说他不执行规定——中央已经调查了。
  蔬菜供应问题应当确定一个新方针,吃的少花钱,菜又新鲜,这个经济规律多明显呢?商业上采取“推陈催新”的方法应当改。
  提个意见大会报告取消,代表直接发言,而且最后来一次总结报告,能减少麻烦——缩短会期。
  党的组织问题一点也没有提,我市党的组织怎样发展提高的,应当讲这些,但是报告中没提。这个报告的前两部分拿到人代会上去讲也可以——党的组织工作,思想工作是工作中心,报告不提它是不对的——党的会议的特点体现不出来。
  刘成栋在党代会上尽说真话、说实话,一句恭维的话都没有,一句虚构的话都没有,结果这回就惹祸了,当场讨论的时候,市委宣传部部长郑夷平来参加刘成栋所在的这个小组的研讨会。刘成栋所在的小组成员有刘成栋、滕顺卿、刘德本、邹宝骧。小组会议结束后,郑夷平对邹宝骧他们说:“你们都跟刘成栋一个见解?怎么没有人批判他的错误观点呢?”等到总结的时候,市委书记任仲夷公开点名批评刘成栋说:“刘成栋,你应该老鼠上秤钩,自己称称,你再有能耐,市里这些人一个人顶不住你,都集起来比你强!”


·上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十四)
·下篇文章:王金陵教授、蒋亦元院士、何万云教授、骆承庠教授、佟明耀教授荣获“黑龙江省农业科技功勋奖”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