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精华报摘 >>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

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三)

浏览次数:4304 加入时间:2010/10/26 15:18:11



三、你下学期不用来上学了
  来到北平后,刘成栋就学于张学良先生创办的中山中学。中山中学是东北大学的预科,收留各地的流亡学生。刘成栋在学校里接触到一些爱国老师和爱国学生,深受各种爱国思想和爱国活动的感染,使他立志不当亡国奴,拯救东北,拯救全中国。
  “九一八”事件,像一个烙印深深地刻在刘成栋的心上,为了能让家乡早日从灾难中解救出来,他和两位义弟加入了民族解放先锋队。他们白天上课,晚上和爱国学生们一起,组成宣传队,写标语,印传单,做旗帜。经常在深夜里提着糨糊,夹着宣传标语出去工作。后来刘成栋与王喜明、韩相励被中山中学开除。被开除后他们找到了在辅仁读高中的韩殿业。韩殿业在学校附近的东官坊,找了一所公寓安排他们住下。辅仁大学招生时,刘成栋与韩殿业一同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住在一个宿舍里。
  1934年前后,以蒋孝先为团长的国民党中央宪兵第三团镇压人民革命,严禁一切抗日活动,“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牌子被摘掉了,抗日运动转入地下。
  北平地下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许多党员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但是分散在北平的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仍在积极地进行抗日活动。
  一天,刘成栋和几位同学路过北京饭店,他看见楼下有一个书报摊,便走过去看有没有喜欢的杂志。他一眼就看见了《救国时报》上的大标题《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即“八一宣言”)忙拿起来看。文章中这样写道:“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我们进攻,南京政府步步投降,我北方各省又继东北四省之后而实际沦亡了!”“我国家我民族已处在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救亡图存,抗日则生,不抗日则死,抗日救国已成为每个同胞的神圣天职。”刘成栋如获至宝,立即买了几份招呼同学匆匆赶回学校。回学校后刘成栋把报上的宣言写成条幅贴到学校最醒目的地方。立时,这些宣言在学生中引起强烈的响应,建立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为目的的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深入人心。它不仅使同学们进一步认识了民族危机的严重性,同时也从“宣言”中找到了救国的出路。
  1935年秋,黄河决口,山东、河北遭受水灾,无数灾民饥寒交迫,拖儿带女沿路乞讨,流落北平街头,在死亡线上挣扎。这时,共产党为解救灾民的疾苦,团结和教育青年,在学生中发起了黄河水灾赈济运动。刘成栋参加了学校组成的“黄河水灾赈济会”,组织演戏、义卖等活动,为灾区募捐、钱财募实物。
  东北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又把魔爪伸向热河、察哈尔和关内。野心勃勃的日本侵略者向国民党政府提出在华北的统治权。面对这种形势,爱国民众义愤填膺。国民政府却 “郭睦邻帮”,镇压和屠杀抗日民众。荷枪实弹的日军在街上横行无忌,日本浪人胡作非为。铁路沿线经常发现中国工人的尸体,爱国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不断遭受迫害,人民的生命财产毫无保障。北平的学生们深感“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终于,“一二•九”学生抗日爱国运动孕育爆发了。一天,刘成栋接到东北大学的通知,学生准备上街请愿,抗议国民政府的软弱行为,响应爱国主义统一战线的号召,一致对外,共同抗日。此时的刘成栋和其他东北青年一样,饱尝国破家亡的苦难,所以他的抗日救亡的呼声更加高昂。
  1935年12月9日清晨,军警几乎包围了所有准备参加请愿的学校。东北大学和东北中山中学都是流亡的学生,抗日复土还乡的斗争意志顽强,他们高喊着:“打回老家去,消灭日本侵略者!”集体冲出了军警的封锁线。
  被军警包围的学生,经过艰苦努力,克服重重困难,陆陆续续汇集到新华门请愿。请愿不成,学生们当机立断,改为游行示威。顷刻,高昂的口号声、歌声直冲云霄。为了集结同学、壮大队伍、宣传群众、扩大影响,决定游行队伍由新华门出发向天安门广场集结。一路上不时有冲出军警包围的同学加入游行队伍。有的学校冲出来的人员少,没有校旗,临时到商店买布做成旗帜,以便三五成群的同学集合在本校的旗帜下参加游行。
  当游行的队伍来到辅仁大学时,刘成栋带领同学们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奋力冲出军警包围加入游行队伍,当队伍来到“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北京大学时,事先已经有宣传员到校内高喊:“北大,起来!”“北大,恢复五四精神!”随后到达的大队人马则在校门外遥相呼应。顷刻间,这震撼人心的呼声,像野草被火种点燃,燃遍了校园。各教室、实验室、图书馆的门都打开了,同学们奔走相告,纷纷集合在校门前加入到游行队伍。游行队伍途径到的学校就有学生陆续加入进来,游行队伍学生队伍如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势不可挡,浩浩荡荡地前进。
  游行队伍计划转进到王府井大街,然后到天安门广场集会。这时前面的纠察队员传来消息:东交民巷一带有大批日本兵出动,沿街架起了机枪。国民党政府此刻已吓得晕头转向,以为学生要去东交民巷领事馆区冲击日本大使馆,气急败坏地调来大批军警部队,在王府井南口布置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线,救火车横在街口做防御工事,两旁人行道上站满了手持水龙、大刀、木棍的军警,虎视眈眈地等待着游行队伍的到来。
  同学们怒不可遏,高呼口号,挺胸前进。军警突然用水龙头对着人群压了过来,高压水柱打在同学们的脸上、身上。学生们的棉袍,一会儿的工夫就变成了“冰袍”。水龙头不断地喷射着,寒风不停地怒吼着,学生们紧挽手臂顽强地抵抗着。这时军警从队伍两侧包抄过来,赤手空拳的同学们蜂拥而上,英勇地夺过水龙头朝军警们反击,与军警展开激烈的搏斗。霎时,军警的冲杀声、学生们的怒吼声和市民们的声援口号声混成一片。经过一阵巷战,学生的队伍从中间被打散了,不少人被当场逮捕,许多同学受了伤。在激战过的街道上,结了一层冰,上面留着爱国青年的斑斑血迹!
  纪念“一二•九”运动50周年,当年参加“一二•九运动”的热血青年相聚在北京樱桃沟“一二•九运动”纪念碑前,前排右5为刘达同志
  队伍被冲散后,同学们到北大三院集合商讨下一步的行动,决定全城总罢课,要求严惩破坏学生运动的肇事者!
  “一二•九”游行后,为了镇压学生运动, 宋哲元派出军警到各大学进行搜查。12月11日,东北大学遭到了武装军警的搜捕,王新三、戴洪图、冯静安等6名同学被当场抓走。而刘成栋等一些参加运动的同学则被学校反动当局开除,当时没有公开,只有一个退单,上面写着:“你下学期不用来上学了,学校开除你了。”

·上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二)
·下篇文章:不弯的脊梁——著名教育家刘达传(四)
 
 
 
版权所有:东北农业大学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地址:哈尔滨东北农业大学

电话:(0451)55190 传真:(0451)手机:()

E-mail:8@sohu.com MSN:e@hotmail.com 许可证号:L-SNK-GN00006
Copyright 2008 - 2010 www.ruzhil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8102220号